吴语璇忍着,说:“知道了,我会去洗。”

“大小姐...”

吴语璇朝着张妈摇了摇头,张妈见大小姐如此,她也不好再继续说话。

而林秋婉,心里别提多高兴,真喜欢这种把人死死压住的快意,真爽啊...

好戏才刚刚开始呢,吴语璇,你做好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悲痛吧,够你受的!

吴语璇刚刚一回到顾家,林秋婉立即给她来了一个威力十足的下马威,而她没有反抗的权利,只能平白无故的受着,她转身上了楼去主卧的浴室拿林秋婉说的真丝衣服。

不就是洗个衣服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!

不过林秋婉做得真的够绝,为了防止张妈会偷偷帮吴语璇,又故意把张妈给支走了,满满两大袋的衣服,必须得由她一个人来做。

从洗到晾好,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三四个小时过后的事,她从天台下来的时候,偶然中听到了一段对话。

A:妈,我真的受不了了,林秋婉太嚣张了。

B:女儿啊,妈知道你受了委屈,但有什么办法,她是正牌夫人,而我只是...(哭声)

A:妈,你不要这样,回头我找爸说。

B:没用的,别去找,算了。

A:如果我是儿子,妈就不用受这种委屈了。

......

两人的对话一大段,从对话中可以判断中是一对母女,而且听起来像是和顾正庭有关。

是顾正庭的外室。

吴语璇到真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情况,她等张妈回来后,拉着张妈问了,才明白了其中的缘由。

那一对母女的确是顾正庭的外室,跟林秋婉一样,是顾清莲还在世之时在外偷偷养的。母亲名叫黄小雨,女儿谭珠(顾正庭未改顾姓之前的姓)。

黄小雨原先是顾正庭的秘书,秘书着秘书着就秘到床上去了,之前怀过一个孩子,查孕出来是个儿子,可把顾正庭给高兴坏了。

但奈何顾正庭的儿子缘太薄,黄小雨的孩子查处没胎心,不得已把孩子给流掉,怀上谭珠已经是往后几年的事。

黄小雨的性子软,低调平和,不生事,与林秋婉尖酸刻薄的嘴脸不同,这也是顾正庭一直把黄小雨留在身边的原因。

不过,黄小雨也是命薄,主要是肚子不争气,早前怀了儿子没了,第二胎又迟迟没怀上,导致跟吴语璇、顾景薇的年纪差了好几岁。